会员登录
会员名:
密 码:
忘记密码?
 
文章搜索
标题 作者 全文
 
友情链接
 
花椒树下
原创文学 --> 散文随笔
篱上春蔓
篱上春蔓

超级管理员
状态: 不在线
花语 , 心绪
评论数:0 人气:960 发表时间:2013/7/6 20:25:54

   

 不经不觉,来来往往的道路上,已经满目花开。那些小清新小可爱型的花朵,或在篱笆上,或在墙角边,或在坡地上、草丛里,静静地蔓延,无忧无虑地招展,那么细碎,那么平凡,那么坦然自在。

     湖边坡地上的草,茂茂盛盛地绿。街心公园里,花朵硕大的红玫瑰,鲜艳艳地开,散发着撩人心扉的美丽。

     割草工人推着割草机,在草坪上来来回回,草的清香,随风漫送。割下的青草,被拢成一堆一堆,装进了纤维袋里。哦,鲜嫩的青草,你将是牲口的饲料,还是灶膛里的柴火?仿佛我们的心,也被割了一样。

     城市绿化带,棕榈、朱槿、蜘蛛兰、太阳花,层次错落和谐优美。

高楼墙边附近的野草,满含苞蕾,再过些天,它们就会开出花朵。戴斗笠的女人,正向这些野草泼洒着除草剂。即将绽放的笑容,就这样的凋零。为什么不给它们一个夏天?

一些细小生命的生存,道理其实很简单,只要能平安的小小存在,只要能享受到自然所赋予生命的权利,它们就会满足,就会快乐,就会幸福。

     阳光很猛烈,草根下的泥土,依然潮湿。被割的草坡,几场雨之后还会茂茂盛盛地绿起来,被泼了除草剂的土壤,不知道还能长出什么样的植物。

     黄色小花,从坡地上蔓延,绕过田园沟渠,又从树林里转了出来,一路清新、生色悦目,多像一群穿着小短裙、头上别着花发卡、机智调皮笑声咯咯的小女孩,满脸新鲜灿烂的笑容。

     小黄花没有红玫瑰那么艳丽,也不会被爱情所传颂所经典,在茂盛的树荫下,渺小低微地满足。它们的自信品格,定会传递给那些阅读自然的人予惊喜和快乐。

     断断续续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读完龙应台的《目送》,每看完一篇都没有往下看的欲望,抵触与耐心折磨着我。一杯咖啡,一件衣服,一条街,可以写上几篇;一位亲人,一位朋友,一个路人,可以聊上半天;一个早晨,一个黄昏,一个夜晚可以写上几章。满书都是细碎的物件事情景象和思绪,喋喋不休的小女人情怀。

     台湾对我来说已经不再神秘,我曾去过两次台湾,环岛游过山水,也到过嘉义乡下,看过农庄。柔柔软软的乡音,宁静的乡间,自然的田园风光,留给我许多美丽深刻的印象。尤其是台湾人对大陆的认知,日渐亲近。

     读着《目送》,自然而然想起台湾,想起那些实实在在的地点景象,想起那些不同思想和价值观的人。

     叱咤官场做大事的人,也会有纠结的小女人情怀吧?踌躇满志宏篇大论虽为激昂,柔情似水喋喋絮语也可漩涡。江河气势磅礴,小溪浅显清流,两者也可共流于一心。

     也许,我希望《目送》给予我的是玫瑰,而我读到的却是小黄花。人与人之心,总有距离;人与人之认知,总有差别。

     对于一个山坡来说,玫瑰与小黄花,一样的花香美丽。

夏天的傍晚,云是那样的白,港湾平静而深蓝。

窗外,满目旖旎的港湾风光,而心之向往,是大海的浩瀚。

我的心,玫瑰般高贵美丽;我的生活,小黄花一样平凡普通;我的生命,洋溢着快乐满足和幸福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3.07.06

 

评论
本站作品版权作者所有,其他网站或媒体如要转载请 联系我们
首 页原创文学人生堤岸闲情逸致学习园地站务信息个人文集
2001-2007 花椒树园地版权所有 粤ICP备0603231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