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员登录
会员名:
密 码:
忘记密码?
 
文章搜索
标题 作者 全文
 
友情链接
 
花椒树下
原创文学 --> 散文随笔
篱上春蔓
篱上春蔓

超级管理员
状态: 不在线
雪乡抒怀
评论数:4 人气:1064 发表时间:2013/2/12 23:18:47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一)

      冬至早上,沈阳的天空飘着小雪。同事兴奋地说,她看到雪花有角了,而且是有六个角的。团友纷纷跑到街上,看着飘落至手上的雪,看着有角的花瓣。

      沿着泥泞的街道,心情也潺潺的。满街的积雪啊,被践踏成一坨一坨的污泥,偌大一个省城,找不到清洁的队伍,这里的人也太安于现状了吧。

      古老的沈阳故宫,青砖碧瓦朱门红墙雕梁画栋,宫殿建筑与满地的白雪相互映衬,那样的和谐、完美,几分清新,几分古韵。没有叶子的树,积雪的花园小径,原来冬天景色也这么的新奇美妙。

脑子里总是想着屠洪纲唱的那首《你》,大清历史里,有着多少爱与恨的故事。

冬天的少帅府,也多了一种雪韵。张学良与赵四小姐的爱情,也那样的冰清恒古吧。

沈阳景区,到处是雪,这么白的雪,真不忍践踏,雪也有灵魂吧。

也许是刚从南方到北方,肌肤很不适应,这种钻进心底的冷,彷佛让思想也凝固了。心里想的是冷,眼睛所关切的,是路上行人身上衣服的厚度,而不是这座城市的繁华或景观。

在沈阳火车站,有几个穿着制服的帅哥让我们费猜,有人说他们是公安,有人说他们是检察官,也有人说他们是火车司机。老女人正与他们热烈的交谈着,太多的关于南方与北方的话题,太多的关于热与冷的话题。原来他们都是哈尔滨至大连高铁列车上的工作人员,他们要在沈阳换班的。

沈阳啊,你像一个慵懒的男人,除了猪肉炖粉条,我还能记住你什么?

评论
(二)
篱上春蔓
篱上春蔓

超级管理员
状态: 不在线
发表时间: 2013/2/12 23:35:37

早晨的延吉火车站,铁轨两旁,白白的积雪,彷佛白砂糖一般,非常美丽。

长白山风景区大门附近,大大的雪雕,圆头肥耳,眉宇间似有似无的笑容,仰天而望,多似雪神把守着这方疆土;屹立于深雪中的美人松、白桦林,坚强、挺拔。

景区配备的吉普车作为到达长白山顶的唯一交通工具,每车六乘客,拥挤、窒息,转弯角度大,一路颠簸。

长白山是东北的第一高峰,山顶上有中国最深的高山火口湖,即长白山天池。湖里的水都结成了冰,从山顶上俯瞰,白茫茫的一池冰。

山顶上风很大,零下30多度,冰却很少,裸露出大片褐色的岩层。环顾四周,莽莽林海,彩云朵朵,春暖花开季节,一定很美丽。

湖崖岸边有条石级小路,很滑,我们连滚带爬地往上走,穿制服的中年男人追赶着我们,不许我们继续往前。原来路边有提示牌的,这路是边防线,再往前就是国界,前方就是朝鲜的国土了。

多么遗憾,长白山、天池不全都是中国的。

还是在山顶石级小路的时候,有那么一两分钟,有个高大的男人走在我的前头,忽然间感到风没那么大了,冷也没那么冷了。虽然是点滴的温暖,也那么的珍贵。

在山顶游人休息点,发麻的双手捧着热汤的姜水杯,许久许久都没有感觉。

从山顶下来,第一次感到生命如此脆弱,第一次感到这样的天寒地冻,第一次对冷有了这么深的恐惧,内心是这样的孤单。

在长白山瀑布那一段,雪很深,冬天的峡谷,风景也最美丽。

无力的迈着步伐,我一次次的在雪地上摔倒;无力的倚着围篱歇息,山谷的风,一遍遍的从我的脸庞吹过。我的泪水似温泉般温暖,却没有奔涌的理由;寒冷让心脏一阵阵地抽搐。

那一刻的内心是多么的渴望,要是有一双温暖的大手或一个温暖的眼神,多好!这么冷的天,爱情会不会也被冷死呢?

领略春夏秋冬的风光,很多人都能做到。四季旅程都有爱你之人同路,不容易。

 

(三)
篱上春蔓
篱上春蔓

超级管理员
状态: 不在线
发表时间: 2013/2/14 11:41:40

在临江的那一段山路,覆雪的群山,绵长起伏,那些雾凇,玉树琼花,童话般纯洁美丽;每个角度都是画,每棵树都是风景。

汽车在冰雪覆盖的公路上艰难地走着,在某一个风景优美的地方停下几分钟照相后,汽车就开不动了,从司机忧虑的举止中,我们读到了害怕,除了听从司机的命令配合司机外,唯有向天祈祷,不要抛锚,不要冻死在路上。

之后的好几个景点,也有摄影爱好者的车停在那里,长枪短炮的疯狂抓拍。同行也有一些人,不停的拍,见到什么都拍。其实精品的不仅仅是镜头角度吧,还需目光的水准,心灵的激情,艺术的语言吧。

望着窗外的雪山雪树美景,真想找个东北男人,聊聊这段路程,聊聊东北的雪原,聊聊东北冬天的冷。

东北男人的人格魅力,是因为他们多了冬雪的品格吧;东北男人的胸膛,是因为他们多了冰的硬度吧;东北男人的爱情,单色、深厚,渗透心扉;东北男人的狠,在于他的心硬、冷酷如冰雪吧!

莽莽雪原上,散落一些民居。民居的瓦面上,结着厚厚的冰,那些农家房子犹如冰箱一般;屋檐下挂着的一些玉米棒子,也变成了冰串;庭院深雪,围篱隐约,多么寂静 。只有天空偶尔飘过的袅袅炊烟,带给这世界一丝生机和温暖的气息。

冰雪中的那些人家,他们都在干什么呢?围炉打牌?喝酒?

 

在图们江流域,生活着朝鲜族的人群,这些土地原本是中国的土地还是朝鲜的土地?当地人告诉我,这些土地祖祖辈辈都是中国的土地,只是朝鲜的人移民到了这里,耕种了这里的土地,也就是中国的土地生养着朝鲜族的人民,他们也就成了中国的人民。

图们市与朝鲜的边境城市南阳郡,只相隔一条窄窄的图们江,可以清晰地看到图们江的另一方,一些朝鲜农人的劳作,他们在放牛,他们扛着箩筐堆积农肥,他们在整理农田,他们相互配合协同,发挥集体力量。这么冷的天,离春耕还远着吧?不知道这些劳作是否必须要在寒冷的冬天所做,但他们勤劳的精神一定值得我们钦佩的。

在延吉至哈尔滨的列车上,两个中老年男女引起了我们过多的兴趣。他们的铺位是两个上铺,他们一起上车,一起聊天,男的表现敏捷,有些瘦,女的表现热情,有些胖,他们形象不错,涵养不错,表现也不错,他们是一家人?早餐的时候,他们各自吃了自己带来的食物,男的只吃一个鸡蛋,一个泡快食面;女的吃了一袋熟鸡蛋,两张饼,两盒泡菜,一瓶大米饭(用过的保健品之类的瓶子)。女人的早餐,让我想到韩剧,韩剧里的人早餐都喜欢吃米饭,韩剧里的家庭主妇都很能干,车上的这个女人也如此吧。

 

长白山的雪,延边的风光,真的很美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(四)
篱上春蔓
篱上春蔓

超级管理员
状态: 不在线
发表时间: 2013/2/14 17:16:34

亚布力滑雪场,距离哈尔滨两百多公里,曾是2009年世界大学生冬季运动会的所在地,也是亚洲最大的国际滑雪中心。虽然没有来过亚布力滑雪旅游度假区,但这里的山头、这里的滑道,却是很眼熟的感觉,因为在电视上已经不止一次地看过她了。

人很多,初学者都有一对一的专业教练。那些娴熟潇洒的滑雪身姿,令人羡慕和向往。

站在高处远眺,雪山连绵,山脚下圆顶红色的建筑物,座落于洁白的山雪中,画一样的美丽。

乘坐马拉雪橇的过程中,感受冰天雪地的冷,目睹马的健壮,马的人性,马的辛劳,如果有电动马就好了。

因为一部林海雪原的小说,让我深深地热爱东北,让我对林海雪原有无限的想象。这里的白桦林很漂亮,但离“海”还有很大的距离吧,这片树林,起码不会令人迷路,不会有看不到边的困惑。

给我最大惊喜的是,与长白山的树林,与一路走来所见过的任何树林不同的是,这片树林有着许多的鸟巢。这些鸟巢坚挺地悬挂于零下30多度的枝桠上,屹立于寒风飒飒中,在没有叶子的林里,这些鸟巢是多么的醒目。

它微微的散发出一种温暖的、家的信息,它是天寒地冻也无法改变的一种本能希望,它也给予树林憧憬春天的力量。

雪地上的白桦林,白桦林里的雪,说不出谁更美。一路上让我欣赏不已的黄衣服女子,更似漂亮的灵狐,她的甜甜笑容,纤小俏丽的身姿,散发出耀眼的魅力媚光。高大的男人是她的同伴,也许,她是他的白雪,他是她的白桦林。白桦林与白雪,他与她,一样的美丽风景。

空地上的深雪,柔柔软软的,以趴的姿势,以侧卧的姿势,以仰躺的姿势,尽情拥抱、尽情亲吻,尽情享受,这纯洁、美丽的自然吧!

这林海雪原里有土匪吗?这只不过是一场游戏而已,笑笑闹闹中,心里自然明白小说与现实生活的距离。

东北的冬天,阳光与柴碳是那么的重要,柴碳的熏烟原来是这么的温暖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(五)
篱上春蔓
篱上春蔓

超级管理员
状态: 不在线
发表时间: 2013/2/15 17:59:37

哈尔滨零下30多度的寒冷,是圣诞这天的礼物。哈尔滨的旅游车上没有开暖气,车里与车外的温度一样;哈尔滨的宾馆,没有其他城市那样的温暖,是气温太低的缘故,还是节能的原因,冰城的寒冷,难以述说。

街上的行人都想往屋里钻,而我们却迎着寒风走松花江、逛索菲亚教堂广场、斯大林公园、眺望钢铁龙塔、防洪纪念塔等等景点,戴了口罩的人,眉毛也结了冰。大家诙谐地说,不要脸了(脸、耳朵都捂起来了),只剩一双眼睛。

松花江边,有人冬泳,看着都冷的感觉。这里人的肌肤,是一度一度的感知气温,而我们一下子感受四十多度的温差,皮肤在哭泣呢。

街道上很干净,有些结冰,很滑。一个搀扶,让心感动很久很久。有些温暖,在并肩的刹那,有些温暖,在眼神的交汇处,有些温暖,天知地知心知。

道里面包很大,扛一个大面包回几千公里远的南方去,这是一件事实。我爱哈尔滨,从面包开始。虽然这次没有闻到满街的烤面包香味,但生命里将永远不改那个秋天的记忆。

汽车经过太阳岛时,依稀的感觉涌上心头,一些景物都被冰雪覆盖了。那些年,那个秋天,松花江水,以另一种美丽尘封。

夜晚的冰雪大世界,辉煌得流光溢彩,每件作品都可看出能工巧匠的智慧与技巧。

这个冬夜啊,被一杯热咖啡迷失了,被摇曳的月亮迷失了。纷纷扰扰的路,人头攒攒的黑影,都醉了。

只有风清醒而冷冽地吹着,吹着。。。

走在零下30度的茫茫旷野,走在哈尔滨的黑夜,肩膀不再孤单,双手流淌暖流,这是美丽的冬夜。

寒冷又温暖的圣诞之夜,在异乡在雪域,我们的心情颤律过,快乐过,幸福过。

千里冰封的空旷已在视野中远去,万里雪飘的纷迷未曾到来,这些天以来,天天在冰雪中跋涉,却没能沐浴一场大雪,也是此次东北行的一个遗憾吧。

彻彻底底冷了一回,恐惧了一回。但我依然赞美东北的山,东北的雪,东北的树,东北的人,东北的好风光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31

本站作品版权作者所有,其他网站或媒体如要转载请 联系我们
首 页原创文学人生堤岸闲情逸致学习园地站务信息个人文集
2001-2007 花椒树园地版权所有 粤ICP备0603231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