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员登录
会员名:
密 码:
忘记密码?
 
文章搜索
标题 作者 全文
 
友情链接
 
花椒树下
原创文学 --> 中短篇小说
呓语
呓语

普通会员
状态: 不在线
别跟别人说
评论数:1 人气:1837 发表时间:2008/12/8 18:19:02

本文首发于晋江文学网,更多请见于本人专栏

注册用户名:隐笑  

专栏名:小隐于市

地址:288387.jjwxc.net

 

i’m nobody! who are you?

are you nobody ,too?

then there’s a pair of us—don’t tell!

they’d banish us, you know.

1

每个人都会追求自己的幸福,只是每个人的幸福都不同,所以每个人的追求都不同。在追求幸福的路上,有人激流涌进,有人辗转反侧,有人黯然神伤,有人迷失了方向。

       幸福是什么?幸福需要追求,幸福还需要懂得享受。当眼看着幸福的光芒从身边闪过时,需要擦亮眼睛,需要放手一搏,抓住了就是幸福,抓不住,那幸福就是别人的,自己什么也没有。当幸福的光绕着你转了三周,你一定要认得那束光叫做幸福,它不会仅仅因为你在追求而无怨无悔地停留,任何事物都需要被肯定,你肯定了,才能成为你的。

       生活里,很多时候,你需要驻足。也许是心甘情愿,也许是无可奈何。总之,你停下了。也好,很多景色,只有停下,才能看到。

       “追求。”顾一笑轻声念道。一道招聘启事的最后以此落款。于是她走进了那家挂着“追求”招牌的酒吧。

       酒吧才刚营业,还没什么客人。一个服务员走过来招呼,顾一笑微笑着问:“对不起,请问这儿是招服务员吗?”

       “对啊。”那位服务员打量了顾一笑一翻,说,“我带你去见我们经理吧。”顾一笑道了谢,跟着她进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 服务员敲门:“经理,有人来应聘。”

       马上有个女人说:“知道了,你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 办公桌旁有两个人,一个男人,一个女人。两人都用玩味的眼神打量着来人。

       良久,女人说:“我们这儿招服务员,你有能力做好吗?”

       顾一笑淡淡地答道:“只有做过了才知道能不能做好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可是你还没做,我就觉得你做不好。”女人轻慢地说。

       顾一笑扬了扬嘴角:“如果这里是你说了算的话,也许是如此,因为不愿给我机会证实。可是你有那个自信说这里你有那个权利吗?”

       女人有些不高兴地说:“我没有?那你认为谁有?”

       顾一笑保持这那嘴角上扬的姿态望了旁边一直没吭声的男人一眼。

       女人冷笑一声:“你凭什么认为是他?”

       “很简单,”顾一笑解释道,“刚才虽然是你回了那位服务员的话,但她却是在得到他的暗示后才离开的。然后,你们的表情也说明了一个问题,”顾一笑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,“你们在玩游戏。”说完,转身欲走。

       “等一等。”男人走到顾一笑跟前,问,“你是大学生?”

       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可惜你,长得不够漂亮!”男人调侃道。

       顾一笑突然警惕地望着他:“你的意思,这里提供非法服务?那我马上走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哎,站住。你想哪去了。我们可是正当经营,合情合理合法。你怎么就能想成那样呢?”

       “谁叫你表达不清!”顾一笑顶道。

       那男人也不计较,问:“这里的作息怕是会影响你的学习吧。”

“现在是暑假。”

“找工作干嘛?”

       “赚钱。还能干嘛。”

       “赚钱又是为了什么?”

顾一笑望着他,反问道:“你赚钱又是为了什么?每个人赚钱的理由都千差万别,又相差无多,所以这是个完全没有意义的问题。”

男人笑了:“可是服务员的工资并不高。”

顾一笑再次警惕起来:“你的意思,卖皮肉工资高?”

“喂,我都说了我是正当经营了,我这里,不提供皮肉生意。当然,也难免被人利用。出了这里,谁知道别人做什么,也管不了。”

“哦。”顾一笑放心地点点头,“那敢问谁的工资高?”

“我。”男人充满自信地说。

“个体户是拿工资的吗?”

男人先是一怔,随即笑道:“你说得对。那我带你去瞧瞧这儿工资最高的人。”说完带着顾一笑来到吧台。男人指着调酒师说:“他就是我们这儿工资最高的。不过你,做不了。”

顾一笑重复了先前的话:“只有做过了,才知道能不能做。”

“好,有志气。”男人又向吧台里的人说,“我说大师傅,你来搞定她吧!”说话间还是那玩味的神情。

那人没好气地说:“没正经。 干嘛要把你的事推给我?”又打量了顾一笑一番,问:“你真的想当调酒师?”

顾一笑说:“我的目的并不是职业, 而是赚钱。”

“如果是赚钱,当调酒师也不错。可是当调酒师也需要天分。我来测试你一下,如何?”口气是商量的,行动是独裁的。他倒了一杯啤酒推到顾一笑面前:“先喝了它。”

顾一笑拿起杯子,看了那人一眼,然后一口气喝完。

那人似乎有些吃惊,又想倒杯啤酒,但却停下,倒了杯白酒,再推到顾一笑面前。

顾一笑又潇洒地拿起酒杯喝完了。

那人再次吃惊,犹豫一下,倒了杯烈酒,推到顾一笑面前。

顾一笑拿起酒杯,似笑非笑地说:“想打发我走就直说,没必要用这样的方法来对付我一个弱女子。”说又潇洒地喝完了第三杯。

那人望着顾一笑,惊叹道:“你酒量怎么那么好?”

顾一笑面不改色心不跳,但口气一点也不好:“你能调酒,我为什么就不能喝酒?”

老板和调酒师面面相觑。最后,老板说:“好,我录用你。”调酒师说:“好,我来教你。”

就这样,顾一笑成为了“追求”的一员,当起了学徒。

“能告诉我你为什么那么能喝吗?”很多次,师傅问她。

顾一笑总是顾做神秘地说:“能啊,等有人认为我调的酒比你好的时候。”

“有必要吗?那只怕我有生之年是无法知道了。”师傅自负地说。

“名师自能出高徒。如果真的那样的话,就只能证明你不够资格做师傅。”顾一笑自信地说。

“凭什么?”

“凭我足够聪明。”

师傅用个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她:“我以前以为我已经很不可一世了,没想到你比我更不可一世!”

“那是,后生可畏。”

2

师傅叫安夜,老板叫言真。“追求”在他们联手打理下,已经存在并繁荣了两年。两人的年纪都不大,只二十四五的样子,可在人群里摸滚打爬了两年,都有些老气,有些圆滑。但既然他们敢把自己的事业叫做“追求”,那他们必定还保持着自己的本色与个性。

顾一笑跟着安夜学了一段时间后,安夜发现顾一笑除了酒量不错,对酒其实没有什么天分。但正如她自己所说,她足够聪明,所以没天分也变得有天分,无论教什么都容易上手,所以很快,安夜就觉得没什么课教了。于是对顾一笑说,你可以出师了。

顾一笑先是疑惑,然后不解地问:“有句话说,教会了徒弟饿死了师傅。你运气不好,收了我这么聪明的徒弟。可是才教了这么点时间就打发我,你怕我抢你的饭碗?师傅你不地道!”

“就凭你?”安夜满不在乎地说,“说实话,你是很聪明,可是我比你更聪明。你想抢我的饭碗?还嫩了点!”

“那就是说,过几年我就可以抢了!”顾一笑两眼突然放光。

安夜先是一怔,呆呆地看着她,而后又不屑地说:“怎么可能!”但心里默默盘算,你看起来也不像那么没良心的人吧。

顾一笑想笑,但又掩饰了下去。拍拍安夜的肩膀,安慰道:“师傅,你放心。也许我并不是很有良心,但还是有那么些的。所以我是不会抢你的饭碗的。再说,我学的是法学,左想右想当律师其实要比当调酒师有前途,我这么聪明,当然会选那个比较有前途的职业。不过现在我没钱花,所以权当给你打杂,在这段时间内,把师傅你的手艺发扬光大。您的名气大了,我也有面子。放心,你会有饭吃的!”说完满脸笑容地对着安夜。

安夜怀疑地望着那张笑脸,心里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,但又想保持师傅的威严,故硬着嘴巴说:“什么放不放心的,我一个男子汉大丈夫,会怕你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?也不瞧瞧你那细胳膊细腿的……”

“可是师傅,”顾一笑换了张严肃的脸谱,“您也不壮实!”说玩用力推了安夜一把。安夜因为装酷,两手插在裤兜里,一下失去了平衡,差点没摔倒。但就在他的手从兜里伸出的一刹那,顾一笑从旁拉住了他,还满脸笑容地说:“师傅,我说过我还是有那么点良心的!”

等安夜站好,装做不快地说:“还说有良心,现在就想谋杀我,那到以后还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对付我呢!”

顾一笑保持着微笑:“如果你以师傅之尊还一定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我也不会介意的。”

这时言真从一旁走过,无可奈何地说:“好了,你们师徒俩,好好相处不行吗?现在我店正在发展壮大时期,正是需要大家齐心合力向前冲的特殊时刻,你们俩是关键的关键,师傅要多教徒弟,徒弟要多向师傅请教。可你们这一天到晚地斗嘴算什么?师傅不像师傅,徒弟不像徒弟……”

“老板也不像老板!”顾一笑毫不客气地接上。

言真听了,看着顾一笑,问:“什么意思?”

“我就不懂,你实在也还年轻,跟我们应该还不至于有代沟吧,可是你怎么就能那么啰嗦?要知道,一个成功的管理者绝对不会像你现在这样啰嗦。其实一开始我还以为你很稳重,原来……”

顾一笑还没说完,安夜伸手捂住她的嘴巴:“小朋友,如果你总是这样说话,你总有一天会把所有的人都得罪光。其实我一开始还以为你不太爱说话的!”

顾一笑把那只手拿下来,很认真地说:“我绝不会把所有人都得罪光,因为我不会跟所有人说话。而且我本来就不爱说话。以后呢,我会老老实实做事,非问不答。那么现在,师傅,请问我要做些什么?”

安夜和言真对视,似乎对这突然的转变不太适应。安夜干咳一声,想想说:“这样吧,你检查一下柜台的酒,该添的添上吧。”

“好,我马上去。”顾一笑微笑着答应并离开。

安夜问言真:“你说这有可能吗?”

言真摇摇头:“难说。”

某日,顾一笑真做事,从外进来一个人,在她面前停下,丢下一句话:“你怎么还没走?”顾一笑抬头,看到那人眼中的蔑视和愤怒,但她仍然做自己的事。那人看顾一笑并不理自己,觉得无趣,就往言真办公室去了。

言真看有人气吁吁地进来,抬头一看,忙笑脸相迎:“呦,小缘,什么把你吹来了?”

小缘没好气地说:“那是,你就巴不得我不来吧!我问你,上次那女的,说了叫你别用她,怎么还在?”

言真走到她身边,安抚道:“我不是说过嘛,做生意不是买东西,有些东西不是说不要就可以不要的。有些人也是,可遇不可求。顾一笑是个好员工,我不能因为她说了你几句就炒了她。况且,就那次而言,她并没有错。我也劝你,别那么小肚鸡肠的,做大事就要有大胸襟。你要老这样,除了能一天到晚跟人怄气还能得到什么?想开点,啊!”

小缘耐着性子听完,甩开言真的手:“你能不能说点好的?上次为了要你炒她跟你都快一个月没见面了,好不容易拉下脸来找你,你就这样说我。我小肚鸡肠又怎么了?为什么别人能忍受你就不能?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你值得这样说我吗?”

言真忍了一口气,说:“那为了个不相干的人你也不值得发那么大火是吧?况且,顾一笑也不算是不相干的人,她是我的员工。”

“好,她不是不相干的人,我是行了吧!既然你认为我这样不好,别来找我了!”小缘怒气冲冲地说完便冲了出去。看到顾一笑还在,便向她走去。

顾一笑忽地感觉到一股杀气,猛抬头,看到有人更加愤怒地看着自己,忽地一掌朝她脸上劈来,但却没劈到。顾一笑牢牢地抓住了那只手。小缘见落空就又扬起另一只手劈来,但又落空了。顾一笑抓着两只手,微扬嘴角:“我不愿意吃亏,又怎么愿意送这张脸给你打呢?”

这时言真赶过来,看到这架势,忙说:“小缘,你别胡闹好不好?”

“我胡闹?”小缘在顾一笑松手的同时把手从高处甩下来,“我是胡闹又怎样?不用你管。”说完又是委屈又是愤怒地冲出了酒吧。

言真看看小缘的背影,有看看一脸若无其事的顾一笑,走过来问:“你没怎么样吧?”

“托福,很好。”

“你别介意,小缘她就是这样的。”

顾一笑冷笑一声:“你怎么不哄哄她?”

言真似乎一肚子气:“那你怎么不帮忙?”

“又不是我女朋友,我没义务。”

“哄有用吗?”

“不管有没有用,至少你应该努力维护你们之间的感情。”顾一笑淡淡地说,“如果你是认真的话。”

言真看了顾一笑一眼,朝那个身影追去了。

3

一连几日,言真都无精打采的。从他办公室门口经过都能听到里面有吵闹声。安夜对顾一笑说,你要注意点,因为你已经得罪人了,好好表现。顾一笑不以为然地回答,我不是本质,导火线而已。

如果一个毫不相干的人挑起了两个人之间的战争,那就一定是那两个人之间存在着渊源,只是那毫不相干的人运气不好,正好撞上了而已。很不幸,顾一笑成了这个运气不好的人。

时间还早,酒吧里除了几个员工没其他人。言真朝四周看了看,叹了口气,到吧台前坐下,朝吧台里的顾一笑看了一眼,喊道:“酒。”

顾一笑看了他一眼,有些颓废,猜想应该只是借酒浇愁而已,倒了杯酒推到他面前,然后在杯子空了之后满上。言真一开始只是不停地喝酒,十多杯后开了金口:“你说,我对她哪里不好?自己一个臭脾气,凭什么把什么火都往我身上撒?我一个大老爷们,我有我自己的事业,凭什么一天到晚受那气……”

夏日的蝉鸣是聒噪的,人的唠叨有过之而无不及。那唠叨的人明明就在眼前喋喋不休,顾一笑却感觉自己似乎是在很远的地方冷眼看一场无聊的独白戏。至于戏里讲了些什么,她不想知道,所以也就没听到。渐渐地,人们不停地从外往里塞。顾一笑也不用时时刻刻去面对那张令人懊恼的脸和那副聒噪的声音。人来人往,声色犬马,其实也都是在她眼前,但她似乎还是在那遥远的地方看一出无声的重重复复的戏。不,她不仅是在看,她也在演,她看别人,她大概也是要被别人看的吧,尤其在这自命孤寂的人的天堂里,人人都是与众不同的,人人又都是一模一样的。

言真的酒杯又空了,顾一笑倒满了。言真似乎有些不满地说:“哎,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啊?”顾一笑叹了口气,重重把酒杯按在他面前:“老板,拜托你,这里的事也不少,你别添乱行不?我活了二十年了,只听说过怨妇,还从没听说过有怨夫。知道祥林嫂到最后大家为什么都不同情了吗?因为没几个人能受得了啊。你一个大老爷们,有点志气行不行?既然你对她有那么多意见,那你为什么还要迁就她?迁就就能改变她吗?什么也改变不了,只会让你越来越没骨气。你把这酒吧叫做‘追求’,人的一生不就是在追求幸福和快乐吗?如果得不到,那又为什么要死抓者不放?难道你的追求是吊死在一颗树上吗?”

“你懂什么?你一个小屁孩你懂什么是爱情吗?我爱她,你明白吗?那种滋味你尝过吗?爱情本来就需要迁就,我决定爱她的时候就注定要迁就她……”

“那你凭什么在这里发牢骚?是,我是不懂什么是爱情,你懂?你要真懂就不会搞得一个发脾气一个发牢骚了,你要真懂你怎么会向我一个不懂的人来诉说?是,面对爱情时难免会失去理智,但你别忘了,你追求的到底是什么!”

“追求,追求…”言真默念了会儿,一口气把酒灌进喉咙,摇摇晃晃地走了。

少倾,安夜进来,问:“我刚刚看见言真喝得醉熏熏的,叫他也不理,怎么回事?”

“伤心事。”顾一笑回答。

“不是你惹的吧?”

“我倒是惹了,可谁叫他在那里发牢骚。一发一俩小时的,换你你受得了?”顾一笑没好气地说。

安夜笑了。说:“这样也好,言真这人什么都好,就是没魄力。就应该骂骂他。哦,对了,我新调了一种酒,一会儿你试试。”

人来了又走了。酒吧里疯狂了,又安静了。临近下班,店里已没了几个人。安夜调了杯新开发的酒递到顾一笑面前,看着她喝下去,看着她回味,问:“感觉如何?”

“感觉……好寂寞……就好像哥白尼临死时说‘可是地球还是在转动’时的那种寂寞,痛苦、失望,又满心希冀……”

“呦,说得,可真深奥!”安夜略微得意地说。

“可是……我不喜欢这种酒。”顾一笑接着说。

“为什么?”安夜不解地问。

“因为它还有一种……一种众人皆醉我独醒,举世皆浊我独清的孤傲。”

“这不挺好的吗?”

“可是世界上没有谁是绝对不同的。不过这个酒也许会很好卖。”顾一笑憧憬道。

“理由?”

“因为世界上有那么多人都认为自己与众不同。”

“就好你?”安夜接话道。

“我可不认为我跟别人有什么不同的。我只是个普通人,平凡的生活,平凡地做人。”顾一笑纠正道。

“也许你不这样认为,可是你给人的感觉就是与众不同,看不透,隐藏了许多东西。用琼瑶用得最多的一个词就是有‘故事’!”安夜煞有介事地分析道。

“你对琼瑶倒蛮有研究的嘛!”顾一笑不屑地说。

“哎,你别转移话题。”

“我能有什么故事,只不过你觉得我什么也没说起,就觉得好奇而已。如果换成个陌生人或是只有数面之缘的人,就不会有任何感觉了,甚至也许下次见面还要问你是谁。而且,像我这样的人又何止我一人,只是你接触到的也许只我一人。我啊,真的和别人没什么不同,只不过我比一般人聪明一点而已。再说,不喜欢说话并不代表是隐藏吧!”顾一笑说。

“你?不喜欢说话?暂时还没有切实感受。你聪明嘛,倒还说得过去……”安夜由衷地说。

“我没听错吧,你居然承认我的聪明!”顾一笑惊奇道。

“没办法,最近不少顾客反你调的酒比我调的要更有味道。你说这些酒吧,明明都是我研制出来的,按理我更能把握它们的味道,可你调出来的又确实比我的要好一点。我想如果是你在研制,也许能更好!可是你为什么从来都试着调呢?”安夜问。

“你不明白吗?因为这不是我的追求。目前而言,只是我赚钱的手段而已。再说,我说过的,不会抢你的饭碗的!”顾一笑笑说。

“我说你能不能别老说这样的话,这可严重打击了我的自尊心,怎么说我也是你师傅……”

“是是是,师傅,以后我会全心全意地给您打下手的,让您的手艺能够发扬光大,那我说不定能多收点辛苦费!”顾一笑打趣道。

“还有件事……”安夜说。

“什么。”

“某人说等有人认为她调的酒比我的好的时候会回答我一个问题!”安夜用好奇的眼神望着顾一笑。

顾一笑想起自己确实说过,于是说:“其实很简单,归纳一下就是,先天酒量好,后天锻炼多。”

“先天还好说,那‘后天锻炼多’是什么意思?”安夜不解地问。

“家有酒鬼。”顾一笑无奈地说,神色有些黯然。

4

因为顾客反好,很快顾一笑就涨了工资。而因为已经开了学,顾一笑的工作时间也大大缩短。此前,言真好几次看到顾一笑都犹犹豫豫、欲说还休,终于开了口,原来是一句“你说你们女生到底想要些什么”。顾一笑一下明白了,他问的根本不是什么“你们”,而是某人。于是说,小缘啊,你不知道,士为知己者死,女为悦己者容?言真听了,似乎恍然大悟,没几天就神清气爽了。小缘再过来时,看顾一笑的眼神都变和气了。老板心情好了,员工的待遇也就高了。

人生路上,每个人的目标都是不同的。有人在乎路上的风景;有人在意看风景的心情;还有人匆匆而过,只追逐路尽处立着的某块石碑,不,不是石碑,而是石碑上刻着的某些东西。人生应该是怎样的?没有人知道。人生可有对错?错误的存在只因有人为之。人生,毕竟不是简单的数学计算题,可以轻而易举地得到答案。人生是没有定论的。

顾一笑请假了,没上班,也没跟任何人联系。店里几个与她同在一个学校的人都说没在学校见过她。整整一星期,只说了句“老板我要请假”之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。若不是顾客老是问起那位调酒师去哪儿了,简直就会让人忘了原来还有此人的存在。

但生活是无情的,少了一个人世界还是一样地存在,更何况,少的并不是什么改变世界、创造历史的大人物。世界的日新月异,不正是因为少了一个又一个的人,又多了一个又一个的人!所以世界没有因为任何人而停留。

当言真在街上碰到顾一笑时,有点吃惊。那双眼,是黯淡无光的;那张脸,是疲惫的;那个人,是颓废的。当她猛然间发现身边多了个人时,也只是淡淡地说,老板,我想喝酒。言真一肚子的疑问但又不好开口,于是二人一同踏上了去“追求”的路。

白天,这里却安静得像午夜,有些沉闷,有些萧索。几缕阳光微微地飘在空气中,细细的尘土就无力地游戏于那微微的阳光中。顾一笑不停地把酒往肚里灌,言真本来是做好了倾听的准备的,但空酒瓶已有五六个了,那家伙的牙关居然还是只向酒开放,除了见面时说的那六个字,一个字也没多。郁闷之下,也跟着喝了起来。明明是两个人喝酒,但感觉比一个人喝还要闷。于是偷偷地给安夜发了条短信。

又多了许多空瓶。顾一笑看起来还是很镇定,但旁边的言真却似乎醉了,也开始无所顾忌地说话了:“我说顾一笑,你这人吧,什么都好,就是太古怪了。你说你怎么就跟别人不同呢?”

“你想知道?”顾一笑终于说了第二句话。

言真边点头,边把一杯酒往嘴里送,咽下后说:“想呀,我总觉得吧,你好像隐藏了什么秘密。不过你放心,尽管告诉我,我的嘴巴很牢靠的……”

“秘密,我能有什么秘密。只不过我不想让人可怜我罢了。要告诉你也不是不可以……”

“那你快说!”言真打了个满是酒味的嗝。

“等你醉得不省人事了再说吧……”还没等她说完,言真便“砰”的一声栽倒在桌上。顾一笑摇了摇他,确定他是真的醉了,于是又喝了两杯,终于兑现了她刚才说的话,开始诉说她不为人知的事。

“我呀,有时候自己都觉得自己命途多舛。上初中的时候,我爸妈送完货回家路上,我爸一高兴,喝高了。他酒量不好还逞能,完了还一门心思想开车回家,我妈怎么拦也拦不住。路不是什么好路,人又不是清醒的人,再加上黑灯瞎火的,一个不小心,他们都掉下山崖了。剩下我和我姐姐两个孤儿。还好那时候准备盖房子,加上给我们留着读书的钱,数目也还可观,也还好他们没有撞上其他不走运的人。我姐姐为了能让我过得更好,就辍学打工去了,我一个人留给我外婆。因为没有人护着,受了好多人的白眼。所以我现在看人就没觉得还有谁是好人。本来如果一直这样下去也没什么不好的,但一年前,我姐姐慌慌张张地跑回来,肚子也渐渐大了起来,过了几个月就生了个儿子。后来才知道她在外面认识了个男的,感情还不错,但不知道怎的突然闹僵了,她就逃了回来。前不久,那男的找到我们那,老是折腾,我姐她,受了那么多苦,好像真的到了极限了。一时想不开,就自杀了……”桌上又多了几个空瓶,旁边的言真也一直醉卧不起,还时不时说几句胡话。顾一笑脸多了几许悲凉,几许泪痕。

“她倒是一走了之,可是我怎么办?我外婆已经老了,她儿子又那么小,我怎么办?我该怎么办……”

5

一盒纸巾安静地来到她面前,安夜的脸在阳光与微尘的映衬下显得那么柔和,眼睛里闪着怜爱的光。顾一笑赶忙擦干眼泪,又喝了杯酒压压情绪,低低地问:“你来多久了?”

安夜也倒了杯酒,喝了一口。只问了句:“是你外甥吧,叫什么名字?”

顾一笑犹豫了一下,想他也许听得差不多了,最后说:“顾念。”

“一个很重情义的名字。不错……你打算怎么办?”

“……我能怎么办?”又是一杯酒下肚,“也许我该退学……”

“有没有想过把孩子给他父亲养?”

“那人有间歇性精神病。”

“或者可以寄养在别人家里。”

“除了我外婆,我已经没有亲人了。”

“那告诉我,你家还有多少存款?”在顾一笑诧异的注视下,安夜连忙解释,“我不是坏人,我只是想,你现在大二,如果你家的存款可以支撑个三年就好办了,你人这么聪明,法学专业也还比较热,到时等你找到了工作,就不怕养不活他们了不是吗?所以,你现在不能退学。”

“可是谁来照顾他们?”顾一笑迟疑着说。

“慢慢再想办法,会有办法的。”安夜安慰道。看看旁边一直醉着的言真,他又说,“你知道吗,人的追求是会变的。言真他,想把店盘给我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为了小缘。他说他要跟小缘好好地生活,所以要去做其他工作。到时候,我就是老板了。哎,要不,你入股吧!”安夜突然想到。

“我可没钱。”顾一笑没好气地说。

“没关系,也不用太多。咱们关系这么好,好说嘛!”安夜继续热情地演说着,“你看,其实咱们这店位置好,品味也高,利润挺高的。当初言真没多久就把成本收回来了……”看顾一笑没什么动静于是又说,“对了,到时我是老板,我就只在幕后开发新产品就是了,这台前的事就交给你好了。还可以再招个学徒,让你也当当师傅。咱们师徒一场,我一定不会亏待你的!”说着拍拍顾一笑的肩膀,顾一笑只是笑笑,并没有太大的反应。

“还有,”安夜并没有就此罢休,“我又开发了一种新酒,给你试试!”说着找出了好几种酒,叮叮咚咚老半天,最后三杯酒一字排开。顾一笑拿起第一杯,一股清香入鼻,有些甜,让人感觉很舒服,又充满期待。第二杯渐渐由绿转红,有别于第一杯的清香,它是浓郁的香,刺激着人的神经,就着残留在喉间的甜,慢慢饮下,竟变成了辛辣,再往后喝,竟成了苦涩。当她喝完最后一滴,竟支撑不住倒下了——她终于醉倒了。

安夜很得意,这酒,他研究很久了,今天终于成功了。其实他也是看顾一笑真的很疲惫才这样做的。他把周围收拾干净,数了数,居然有二十几只空瓶。他再次对这小女子刮目相看。但她这一醉,却不知要到何时。也许该找个地方让她好好睡上一觉。于是把她带走了,临了,还把在第三杯酒灌进了言真的嘴里。

顾一笑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,醒来却不知道身在何方。走出房门,又看到一个忙碌的身影。仔细一看,居然是安夜。安夜一抬头看到一双瞪大的眼睛,忙解释道:“昨天看你醉得不省人事,又不知道送你去哪,所以就来了我家。可是我,可没对你怎样。”

“你心虚什么?我又没说你怎样了。还有,你的那什么酒,怎么那么邪门?好好的居然就被放倒了……”

安夜神秘地笑笑,说:“主要是你喝得太多,二十几瓶,不是个小数目。呵呵,知道你中午会醒,所以特地做了一桌子的美味,怎么样,闻着还香吧?”

是挺香的,也许顾一笑就是闻着这香味醒的吧。桌上摆得满满的,看着就觉得好吃。这些天顾一笑也没吃什么东西,现在美味当前,还真觉得饿了。所以也顾不得许多,一阵风卷残云。安夜笑说,简直是饿鬼投胎。

评论
评论:别跟别人说
默石
默石

超级管理员
状态: 不在线
发表时间: 2008/12/23 22:45:28

谢谢您的辛勤耕作

将心灵的华章奉献给大家

人生有着酸甜苦辣  在笔底将它升华

 

本站作品版权作者所有,其他网站或媒体如要转载请 联系我们
首 页原创文学人生堤岸闲情逸致学习园地站务信息个人文集
2001-2007 花椒树园地版权所有 粤ICP备0603231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