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员登录
会员名:
密 码:
忘记密码?
 
文章搜索
标题 作者 全文
 
友情链接
 
花椒树下
原创文学 --> 中短篇小说
呓语
呓语

普通会员
状态: 不在线
清水#冰清(四)
评论数:0 人气:2004 发表时间:2008/3/11 14:39:42

这事过后一个多月,梦泽已经忘了。又是一个黑黑的夜晚,还是在那个地方。梦泽站定,三四个人围了上来,为首的还是那个。

“知道这灯为什么又坏了吗?”那人指着那盏发不了光的路灯,:“是我特地砸的。我就不信你今天还有那么好运。那小子,难道今天又会出现?不过来了也没用,哥几个照样搞定!哦,对了,等会儿,我还有一个学武的兄弟会来。你有再多救兵也无济于事。”

“又和莫荷闹事儿了?我说过,我没有参与过你们之间的纠纷!”梦泽冷冷地说。

“没有?怎么可能没有?莫荷亲口说是你挑唆的……”

梦泽看了那人一眼,顿了顿,用心灰意冷的口吻说:“那我看清了一个人。”

那人似乎听不懂,也许是根本不打算听。一丝冷笑浮上嘴角:“你是不是觉得今天人来得有点多?我这人很义气的,有什么好事儿当然要想着兄弟们。至于你,我就正好拿你……哈哈哈……”

“你没那本事!”梦泽冷笑。于是气氛更冷了。

“哦?”那人开始向另外三人叫嚣,“弟兄们,可别叫这小妞给看扁了!”

三人各自应着。于是梦泽周围的空间逐渐缩小。

就在这时,从两个不同的方向跑来两个目标不同的人。一个跑进了包围圈,挡在了梦泽前面;另一个则在离人群三四米的地方停下,表情很是惊讶。

莫荷的小男人望了望陆笑云,又望了望停下的那位,露出了胜利的笑容:“果然够意思,你又来了。我说你们俩可真够暧昧的,怎么不干脆点儿在一起就算了?不过现在说只怕也没用了。你喜欢她是不是?那我就让你看着她是怎么被毁的!弟兄们,谁有种谁上吧!”

梦泽拉住了陆笑云,把手中的书往地上一扔,顿时眼中杀气腾腾,让人不寒而栗。但那些人仗着人多,也就不把她放在眼里,开始挥舞起拳脚。陆笑云被梦泽推到一边,一招一式毫不含糊地向对方使去。不消多时,那些个杂牌军已被打倒在地。四人面面相觑,而望望梦泽,神闲气定。陆笑云目瞪口呆,还有一人,面对梦泽鞠了个九十度的躬。

那四人显然并不甘心。爬起来又想继续,但攻上来的只有三个。梦泽应付自如。另一人随即跟上,只是手中多了一把寒光闪闪的刀,朝着梦泽后背刺去。此时陆笑云终于清醒了,大叫一声:“梦泽小心。”就跑上前去。但推或挡都已来不及,情急之下他只得用手抓住了那本是要刺入梦泽身体的刀。梦泽回头时,血已把白刀子染成红刀子。于是叫了声“松手!”陆笑云倒也听话,乖乖地松了手。梦泽于是顺势把一个向她袭来的人踢向那持刀人,自己则扶住了因惯性要倒的陆笑云。而那持刀人一时心慌,竟把刀带入了迎面而来的人的身体。等那人反应过来,已经来不及了。

被插了一刀的,居然是莫荷的小男人。而此时的他,有的不再是嚣张,而是疯狂和痛苦:“快打110!哦,不,先打120!快点,快点啊。老子快没命了!救命啊?!”

校警很快闻讯赶来。一干人等一个也没错过。120急救车赶来,那人就在一阵狼嚎鬼哭中被运走了。其余则都在警卫室呆着。

“想不到你竟然是个武林高手!”陆笑云自嘲道。

“我从小就读文武学校,学了十几年的武。”梦泽说。又拿起他的双手问,“疼吗?”

“也许疼。”

“也许疼?”

“恩,也许疼。但我忘了。”陆笑云不好意思地说。梦泽也跟着不好意思起来。

而另外四人,正在发生着一场“内斗”。那三人句句都在埋怨着那位学武的不动手却傻傻地鞠躬的人。

“你们知道什么呀?我只是不冤狱以卵击石罢了。我只是有充分的自知之明而已。你们知道那人是谁吗?”

“不就是一个能打的女的么!”

“能打?那你们也动过手了,就我那两下子,你们说我能打得过她吗?她可是我师傅啊!”

“什么?”三人大惊失色。

“就是我说的我们武馆新来的,和馆长打平,其余都能打败的那个。人家可是全国武术冠军。这次被她逮到,我呀,吃不了兜着走。我还敢打吗我?”

“那你怎么不早说一声?害我们被打成这样!”

“呦,那可真对不住,我只想着我自己要打会有危险,把你们给……”那人很艰难地说。

“没良心。”

“不是人。”

“太不讲义气了。”

……

很快事情被调查清了,再接着是处分:四人开除,一人警告。梦泽自卫,没事儿;陆笑云见义勇为,被表扬。

从此梦泽成了风云人物。人人想拜她为师,就被请去在中国武术团当教练。而莫荷与她的关系从此坠入冰窖。倒不是梦泽不愿理她,而是她不愿力梦泽。梦泽也就乐得清静。后来莫荷搬出了学校,她们就更少照面了。

评论
本站作品版权作者所有,其他网站或媒体如要转载请 联系我们
首 页原创文学人生堤岸闲情逸致学习园地站务信息个人文集
2001-2007 花椒树园地版权所有 粤ICP备0603231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