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员登录
会员名:
密 码:
忘记密码?
 
文章搜索
标题 作者 全文
 
友情链接
 
花椒树下
原创文学 --> 中短篇小说
呓语
呓语

普通会员
状态: 不在线
清水·冰清(一)
评论数:3 人气:2275 发表时间:2008/3/3 15:07:57

年龄上升,年级上升,忙碌加强,烦恼加强.

梦泽上了公交车,车是要经过一个职介所的.现在的课比较少,她的英语四级六级都过了,计算机也过了国家三级.所以日子过得很闲,闲得让人觉得那是罪过.

大二正奔着尾声跑,清闲快结束了,幻想也是.大学生活早已没有新鲜感了,只是来自校门外的压力越来越清晰,使得这些曾自以为且众以为是天之骄子的人越来越沉不住气,把越来越多的时间和精力洒在了校外,从偶尔为之到长期奔走.

梦泽来到那个办公室.对方给她的是一份家教.家长坐在旁边郑重其事地翻着一本教科书,他身旁还坐了一个女的,不明身份:若说是他的伴侣,太小了,她不可能是个在读学生的妈.若说是他女儿,又太大,那男的不可能是她爸.是秘书?太亲密,除非是小蜜--总之,关系暧昧.

那男的一开口就让梦泽有一种不祥的预感.一副道貌岸然的神色里有一种目中无人的庸俗.庸可以是人特质,俗是平凡的演化.人可以庸,那不是罪过;也可以俗,那与人格无关.但万万不可庸俗.这俩字儿一旦结合,就不再是一个可以让人接受的词,更不会是什么让人可以炫耀的东西.梦泽一直是这样认为的.还好,在简短的交谈中,除了这一点让梦泽无法接受外,其他的并不能引起她的怀疑.于是他们约好第二天试教.

梦泽回到学校,这个日益熟悉而又终将离去的场所.虽然这里并非他最终的归宿,但她总觉得这里的空气比外面的好,草也比外面的绿,更容易让人联想到亲切.所以没事儿时,她会选择在学校逛,而不是去外面--外面的世界虽然很精彩,却并不亲近.

回到宿舍,只有伍水清在.一个人坐在那儿对着满桌的物什发呆.并没有注意到梦泽进来.

梦泽放下包,叫了一声"水清",没反应.于是走到她身旁,用手在她眼前晃了几晃,还是没反应.就附到她耳边叫道:"伍水清,你魂儿呢?"

伍水清被吓了一跳,从椅子上跳起来,双手捂着耳朵,惊恐地叫道:"何梦泽,你想杀人吗?"

梦泽并不理会她的话,顾自说:"呦,我以为你被哪位高人点了穴,想不到这大叫还能解穴啊!”

“都被你吓死了,还开玩笑!我耳朵要有什么毛病了,可唯你是问!”伍水清坐下,拾掇桌上的东西.

梦泽笑笑:“好了好了,别生气.逗你玩玩儿吗.耳朵不会有事的.对了,你刚才发哪门子呆呢?她们呢?”

伍水清叹了口气:“哎,肖格有亲戚可以走,莫荷有男朋友可以约会,你又有事可以在外面跑.剩下我孤家寡人一个,就只好发呆咯!”

“我说,事在人为.亲戚是没办法制造了,可男朋友可以找,事儿也是.就看你愿不愿意呗!”

伍水清仰着头,望着天花板,满腹心思地说:“男朋友,没兴趣;事儿呢,我又担心……”

梦泽无奈地笑笑:“担心有什么用?总有一天你要去找事儿做.现在就当是实习吧.”

伍水清来自农村.以她家的条件创造出她这个重点大学的大学生,简直是个奇迹.而她在这个五颜六色的校园里,活得像个灰姑娘.她长得很漂亮,身材也不错.可却只能做那清水中的芙蓉,无雕也无饰.糟糕的是,映衬芙蓉的是清水,冰清玉洁;而映衬她的,却是缤纷世界,妖冶艳丽.学习上,她努力;生活上,她低调.就这样过了无数个日日夜夜,却还是无法排遣清闲时的寂寥.她总是梦想着有一天她能够衣锦还乡,光宗耀祖.她为此而努力着,但有时,面对着形形色色的人和事,她就会那么无助.

次日,梦泽和那个庸俗的人联系,然后去了那人工作的地方.她以为是要试教了,真的以为.

那人很直白地问:“你们学校几点关校门?”

梦泽很奇怪,做家教和几点关校门有什么关系?狐疑地回答:“11点.”

“11点?那么早?”

“啊?早?”梦泽感到很吃惊,同时感到她的处境似乎不妙.

“是这样的,”那人解释道,“我是个生意人,应酬比较多,就希望有时候能陪我们玩玩,唱唱歌,看看晚会什么的,11点很显然就早了!看看你能不能搬出来住?”

“搬出来?我们学校的规定是大一大二必须住校.”潜意识作怪,梦泽毫无犹豫地撒了谎.

“个把人学校也查不出来吧!如果查出来要罚钱的话,我来解决,钱不是问题!”

梦泽开始从心底里鄙夷这个人:“这不是钱的问题.这是一个学校一个组织的纪律问题.如果破坏了,不是钱可以解决的,那会是和人的档案走一辈子的处分.这个不能商量.”

那人想了想:“那时间上我尽量满足你.你住校也行.那你能陪我们玩不?钱不是问题.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?我想你应该能明白的!”

“你的意思,是让我除了教你的小孩之外,还要陪她玩吗?”梦泽试探着问,虽然她想如果是小孩不应该会那么晚,但她也只能想到这是最合理的.

“不是不是.”那人摇摇头,“你还是不懂,我的意思是,要你陪我玩!”

“陪你?那你找家教的目的不是要教你的小孩?”梦泽澄大眼睛,觉得和眼前这人说话简直是一种侮辱.

那人点点头:“找家教只是个桥梁,让你我认识.”

梦泽想了想,很想弄明白这人还会有些什么卑鄙说辞:“那我要陪你玩,我的身份是什么?”

那人耸耸肩,似乎是胜券在握:“不是什么,是朋友.其实说白了,这就是金钱交易.我只是认为我找家教要找一个,平时出去应酬又要找小姐.还不如就找一个,就出一份钱.找一个大学生,说不定还能帮她点忙.其实你没必要多想,现在大学生出来做的多的是.我出去吃个饭,只要说一声,几十块钱就能找个大学生陪;百来块就能过夜.这其实也没什么.我不会有其他要求的.我认为你能够看开!”说着他又翻出几条短信给梦泽看,“这都是一些大学生发给我的,还有你们学校的.这种事儿已经很普遍了!”

梦泽看了看,其中有一条说的很暧昧,说是某大学音乐系的,注明身高,说明长相,诉说意向,很叫人怀疑.

“我认为你应该能看得开!”那人还是很有信心地说.

“对不起,我要挣钱没错,但我不出卖人格.你有钱没错,但你没资格来跟我谈雇佣关系.钱,并不能掩饰你的庸俗,而你现在的得意,也并不能说明你会成功.打扰了!”

梦泽大踏步想走,路却被挡住了.

评论
评论:清水冰清(一)
默石
默石

超级管理员
状态: 不在线
发表时间: 2008/3/4 20:16:12

叙述 有似流水行云 

议论 亦能入木三分

人物 又如活在眼前

事件 一波可以三折

妙笔添花 希望你能写出更精彩得篇章

 

评论:清水冰清(一)
篱上春蔓
篱上春蔓

超级管理员
状态: 不在线
发表时间: 2008/3/5 10:10:44

       拜读后很惊喜呢,以为你会在这个主题下连发续集,怕影响连贯性,不敢插回帖。

       我的观点是,发在同一主题下,让读者看得舒畅。

评论:清水冰清(一)
篱上春蔓
篱上春蔓

超级管理员
状态: 不在线
发表时间: 2008/3/12 0:07:22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清水·冰清(二)

    但是梦泽还是走了,很潇洒地走了。
    激愤地去了那个职介所,义愤填膺、义正严词、神情严肃、面不改色地演说了一番。终于让对方相信了这是真的。当对方提出要再介绍一份时,梦泽拒绝了:“我不想再受别人的气,受人侮辱了。下学期我大三,现在也该准备读书了,你们还是退钱吧。”
    对方怎么也不愿将到手的钱再拿出来。但看到梦泽的严肃与坚定,还有她握拳的手,还有眼里闪过的杀气,闭了想张开的嘴,拿了钱,又极不情愿地目送梦泽走人。
    梦泽回到宿舍,还是只有伍水清一人。梦泽眼里的杀气还在,叫她害怕。于是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你,怎么了?”
    梦泽只看了她一眼,收起那股杀气,叹了口气,绘声绘色地讲了一遍她的奇遇。伍水清听了,先是目瞪口呆,后来平静了就不解地问:“那你怎么离开的?”
    梦 泽看着她,想起那场面,那股杀气又油然而升。这突然的变化让伍水清十分恐惧,马上躲到门后,很小心地说:“梦泽,求求你,别用那眼神看我。我已经知道眼神真的可以杀人了!”
     ……
   “哎,梦泽。你觉不觉得最近她们俩有些不一样?”肖格问。
   “谁?水清和莫荷吗?”梦泽漫不经心地问。
   “对啊。”肖格指着属于伍水清的那个角落,“你看她吧,以前没事就窝在那儿发愣,眼里还时常闪着让人难以捉摸的忧郁;而她,”她又指着莫荷的地盘,“以前被爱情和男人呵护得像不凋谢的花儿,有事儿没事儿的就傻笑。但现在……”肖格停下来,望着梦泽。
    梦泽也很配合地回望着肖格:“现在怎样?”
    肖格嘴角一扬,眼里却并不含笑:“现在,水清没有时间发呆了,甚至连呆在宿舍的时间也急剧减少,还有夜不归宿的记录,忧郁是看不到了,取而代之的是神采奕奕。不变的是仍旧难以捉摸。而她以前脸上透出的营养不良的迹象也没有了。还有,虽然她每次都处理得很干净,但她的皮肤还是能说明她经常使用化妆品,而奇怪的是,我们从来没见过她化妆……”
    梦泽迎着肖格疑惑重重的眼神想了想,点点头说:“确实是这么回事儿。那,莫荷呢?她又有什么没能逃过你的法眼?”
    “我感到那朵花就要谢了!”肖格把手做成喇叭状附在嘴边小声向梦泽说。
    “什么意思?”
    “笑容少了,皮肤也没了光泽,眼神也黯淡了,呆在宿舍的时间趋长,而她和她的小男人以前例行的通话也是基本废除。你说,这像不像凋谢的花?”
    “那照你这么说,她们俩算是换过来了!如果真是那样,最有可能的就是一个在谈恋爱,另一个失恋了。但水清说过她对这一事业不感兴趣,她也不像一个会去谈恋爱的人。至于莫荷,我前几天还看到她和她的小男人一起呢!所以这种情况可以排除。你还能说出其他的假设吗?”
    “我不知道。我呀,只分析现象。至于这些八卦的东西,不值得我去琢磨本质。你要有兴趣你就慢慢琢磨呗。而且我要告诉你,在不了解的时候,不要说不会这样!”肖格用一种不以为然的口气说着,嘴角浮了一丝神秘的笑。
     梦泽笑着摇摇头:“我对这些的兴趣好象比你更少!”
    “也是。我们都是局外人!”肖格还是保持着那样的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清水·冰清(三)

    一天晚上,梦泽自习完正往宿舍赶。突然一个黑影拦在跟前。那儿的路灯坏了好些天了,就是不见人来修。但梦泽看清了,那人是莫荷的小男人。梦泽想绕过他,继续前进,但那人伸出手拦住了她:“你就是何梦泽?”
    梦泽并不看他:“既然你知道在这儿拦截我,当然知道我是谁。又何必再多此一举呢?”
   “好,够爽快!”说着那人绕着梦泽转了一圈,“你够爽快,我也不婆妈。我警告你,莫荷这女人我要定了,你,可别乱来!”
   “奇了怪了,”梦泽看了他一眼,“你跟她之间的事,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
   “没关系?怎么可能没关系?”那人奸笑一声,“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。你不是很爱管闲事吗?如果不是你在莫荷跟前吹了什么风,她怎么会跟我闹?我警告你,”那人突然变得凶猛,“谁要破坏了我的好事,谁就吃不了兜着走。我呀,对女人也不会手软!”说着要把手靠近梦泽。
    梦泽没有动,但那只手被另一只手抓住了。然后一个强有力的声音说:“你想干什么?”
    听声音,梦泽就知道是谁了。陆笑云,一个若隐若现、若即若离的人。
    那人见无缘无故多了个人,于是愤愤地甩开手,又愤愤地走了。
   “你没事吧?”陆笑云问。
    梦泽摇摇头。
   “那我送你回去。”
    梦泽又点点头。
    一路无语。
    到了梦泽宿舍楼下,梦泽说:“今天,谢谢你。”
   “没事。”
   “那我上去了。”梦泽转身欲走。
   “何梦泽。”
   “啊?”梦泽回头。
   “……我的手机24小时开机!”陆笑云说了这样一句话。他当然知道这话意味着什么,梦泽也清楚话里的意思。于是两人就那样呆呆地站着,四目相对,欲语还休。
    最后,陆笑云开了口:“你上去吧。我看着你上去。”
    “哦。”梦泽点头,转身走进了大门,又停下,透着玻璃望着陆笑云。他也正望着她。好久,两人同时转身,走着自己要走的路,没有回头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清水#冰清(四)

    这事过后一个多月,梦泽已经忘了。又是一个黑黑的夜晚,还是在那个地方。梦泽站定,三四个人围了上来,为首的还是那个。
   “知道这灯为什么又坏了吗?”那人指着那盏发不了光的路灯,:“是我特地砸的。我就不信你今天还有那么好运。那小子,难道今天又会出现?不过来了也没用,哥几个照样搞定!哦,对了,等会儿,我还有一个学武的兄弟会来。你有再多救兵也无济于事。”
   “又和莫荷闹事儿了?我说过,我没有参与过你们之间的纠纷!”梦泽冷冷地说。
   “没有?怎么可能没有?莫荷亲口说是你挑唆的……”
    梦泽看了那人一眼,顿了顿,用心灰意冷的口吻说:“那我看清了一个人。”
    那人似乎听不懂,也许是根本不打算听。一丝冷笑浮上嘴角:“你是不是觉得今天人来得有点多?我这人很义气的,有什么好事儿当然要想着兄弟们。至于你,我就正好拿你……哈哈哈……”
   “你没那本事!”梦泽冷笑。于是气氛更冷了。
   “哦?”那人开始向另外三人叫嚣,“弟兄们,可别叫这小妞给看扁了!”
    三人各自应着。于是梦泽周围的空间逐渐缩小。
    就在这时,从两个不同的方向跑来两个目标不同的人。一个跑进了包围圈,挡在了梦泽前面;另一个则在离人群三四米的地方停下,表情很是惊讶。
    莫荷的小男人望了望陆笑云,又望了望停下的那位,露出了胜利的笑容:“果然够意思,你又来了。我说你们俩可真够暧昧的,怎么不干脆点儿在一起就算了?不过现在说只怕也没用了。你喜欢她是不是?那我就让你看着她是怎么被毁的!弟兄们,谁有种谁上吧!”
    梦泽拉住了陆笑云,把手中的书往地上一扔,顿时眼中杀气腾腾,让人不寒而栗。但那些人仗着人多,也就不把她放在眼里,开始挥舞起拳脚。陆笑云被梦泽推到一边,一招一式毫不含糊地向对方使去。不消多时,那些个杂牌军已被打倒在地。四人面面相觑,而望望梦泽,神闲气定。陆笑云目瞪口呆,还有一人,面对梦泽鞠了个九十度的躬。
    那四人显然并不甘心。爬起来又想继续,但攻上来的只有三个。梦泽应付自如。另一人随即跟上,只是手中多了一把寒光闪闪的刀,朝着梦泽后背刺去。此时陆笑云终于清醒了,大叫一声:“梦泽小心。”就跑上前去。但推或挡都已来不及,情急之下他只得用手抓住了那本是要刺入梦泽身体的刀。梦泽回头时,血已把白刀子染成红刀子。于是叫了声“松手!”陆笑云倒也听话,乖乖地松了手。梦泽于是顺势把一个向她袭来的人踢向那持刀人,自己则扶住了因惯性要倒的陆笑云。而那持刀人一时心慌,竟把刀带入了迎面而来的人的身体。等那人反应过来,已经来不及了。
    被插了一刀的,居然是莫荷的小男人。而此时的他,有的不再是嚣张,而是疯狂和痛苦:“快打110!哦,不,先打120!快点,快点啊。老子快没命了!救命啊?!”
    校警很快闻讯赶来。一干人等一个也没错过。120急救车赶来,那人就在一阵狼嚎鬼哭中被运走了。其余则都在警卫室呆着。
   “想不到你竟然是个武林高手!”陆笑云自嘲道。
   “我从小就读文武学校,学了十几年的武。”梦泽说。又拿起他的双手问,“疼吗?”
   “也许疼。”
   “也许疼?”
   “恩,也许疼。但我忘了。”陆笑云不好意思地说。梦泽也跟着不好意思起来。
    而另外四人,正在发生着一场“内斗”。那三人句句都在埋怨着那位学武的不动手却傻傻地鞠躬的人。
   “你们知道什么呀?我只是不冤狱以卵击石罢了。我只是有充分的自知之明而已。你们知道那人是谁吗?”
   “不就是一个能打的女的么!”
   “能打?那你们也动过手了,就我那两下子,你们说我能打得过她吗?她可是我师傅啊!”
   “什么?”三人大惊失色。
   “就是我说的我们武馆新来的,和馆长打平,其余都能打败的那个。人家可是全国武术冠军。这次被她逮到,我呀,吃不了兜着走。我还敢打吗我?”
   “那你怎么不早说一声?害我们被打成这样!”
   “呦,那可真对不住,我只想着我自己要打会有危险,把你们给……”那人很艰难地说。
   “没良心。”
   “不是人。”
   “太不讲义气了。”
    ……
    很快事情被调查清了,再接着是处分:四人开除,一人警告。梦泽自卫,没事儿;陆笑云见义勇为,被表扬。
    从此梦泽成了风云人物。人人想拜她为师,就被请去在中国武术团当教练。而莫荷与她的关系从此坠入冰窖。倒不是梦泽不愿理她,而是她不愿力梦泽。梦泽也就乐得清静。后来莫荷搬出了学校,她们就更少照面了。

本站作品版权作者所有,其他网站或媒体如要转载请 联系我们
首 页原创文学人生堤岸闲情逸致学习园地站务信息个人文集
2001-2007 花椒树园地版权所有 粤ICP备0603231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