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员登录
会员名:
密 码:
忘记密码?
 
文章搜索
标题 作者 全文
 
友情链接
 
花椒树下
原创文学 --> 中短篇小说
海蓝蓝
海蓝蓝

超级管理员
状态: 不在线
那一抹残阳
评论数:3 人气:2128 发表时间:2007/12/26 17:53:57

       凤凰花刚刚开过,枝头挂满绿油油的叶子,这是一个海蓝蓝的夏天。
      城市广场附近的公交车候车亭于前天半夜坍塌了,有人说是被台风吹塌的,有人说是被小偷锯了钢柱没支撑了。
      田芳菲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,有些着急的样子。前面那辆公交车刚刚开过,司机明明看到她小跑着追赶,为什么不等她呢?也许超载了?
      车站对面的马路那边,是一座五星级宾馆,大楼长长的影子罩在马路上,残阳拐弯又拐弯的照在车站上,花坛边有一女一男在散步。两人一前一后的,男的跟着女的走着,他们是母子吗?那女的个子不高,远远看去长相很一般,五十多岁的样子,那男的个头比那女的高出一大截,深色短袖衬衫配斜纹领带,气质、英俊,样子似乎比那女的年轻好多但也超过四十几岁。他们走在一起,让人有电线杆上挂灯泡的联想,那男的有些唯唯诺诺,她们之间的距离,更象是那女人在遛狗。
       残阳下的一幕,让田芳菲一路上猜想。
       第一个星期三,第二个星期三,第三个星期三......傍晚, 田芳菲惊喜地发现,在她等车的那个时间段,他们都出现在马路的那边,傍晚遛狗,遛狗。。。
       田芳菲忍不住将看到的这些告诉了表姐。原来那女人是表姐银行里的同事,常跟在她身后边的那男人是她的丈夫。表姐还告诉田芳菲,那男的原本在省城的生意做得很大的,由于一桩官司破产了,现在赋闲在家,吃老婆的听老婆的,慢慢就没有男人气概了。
       田芳菲的心里,生起怜悯。每次乘车,她都自觉不自觉的往马路那边张望。
       在圣诞节舞会上,琪琪给田芳菲介绍了一个新朋友叶秋深,他成熟稳重的样子,很有魅力。琪琪怂恿地说:菲菲今晚没有舞伴,你们搭伴跳舞吧。
       田芳菲内心有些疑惑,这人很脸熟的,好像在哪里见过?他很绅士,一直微笑以对,很少交谈。一曲又一曲,他们小心翼翼的配合着舞步。
       很多天过去了,田芳菲没有看到马路那边的遛狗。在舞会上认识的那个人,也没有联系过,一切都那么的平常。
      人民路花带绵延,美人蕉艳丽丽地开放,田芳菲哼着歌,步履轻快的走来,艳丽丽的像春风中的一枝美人蕉。蓝蓝的天空上白云飘。
      学校附近的大厦已经奠基,田芳菲几个同事和要好的朋友预定在这里购买房子,他们刚刚去看了图纸,家的感觉多么好!田芳菲憧憬着未来那美丽温馨的小家。
      微风轻轻吹过湛蓝蓝的港湾,叶秋深望着千帆争竞的海面,对田芳菲说了他自己的许多,从爱情到事业,从亲情到友情,从成功到失败,世态炎凉,他流下了泪。他那么不经意的说着隔夜饭好吃,小心翼翼掩藏着双手,那指甲间的油污,那些贴着止血贴的伤痕,家务令他的手变得粗糙。
       田芳菲望着他的泪光,渐渐的动了隐恻之心,他多象一只搁浅沙滩的船,无奈的回忆着远航的梦。如果一种付出有如一阵清风,让顺风的风帆更顺风,达向更远;如果一种热情宽如大海,让搁浅的飘摇驶向理想的彼岸...,田芳菲渐渐的将自己化成了清风,大海。
 

评论
那一抹残阳
海蓝蓝
海蓝蓝

超级管理员
状态: 不在线
发表时间: 2007/12/26 17:57:04

       风呼呼穿过棕榈林,又见秋天。叶秋深与田芳菲并肩走在港湾公园小路上,夜色多么美,月光冷冷的照着椰树倩影,潮水一声一声拍着岸。他们默默度步,风声、潮声,岸灯璀璨。
       明天,叶秋深将离开这座城市,再次为事业扬帆起航。他从来不敢想象又一直盼望的夏天,竟如此美丽!他的生命中已经升腾起一道抹不掉的彩虹,他说要好好地努力!
       公交车候车亭还没有建起来,学校附近的大厦已经矗立起来。
       大厦开业典礼刚刚开过,礼花满地,彩带漫天。喜庆庆的人流,一批又一批。田芳菲的同事、好朋友们都忙着装修新房子,唯有田芳菲依然一天一天的按时等着班车。
       天空有些阴沉,大雨就要来临。
       马路那边已经好久没有遛狗。表姐说,那个狡猾的三角眼老女人,到省城度黄金周了,人家老公已经在省城订购了大屋,选房子去了。人家就有那个好命,自己的钱存着私己不花,老公当狗遛,老公不在家时有相好陪潇洒,吃香喝辣的,还会扮贤淑装可怜,博同情,恶心死了。
       也许表姐的话有些刻薄,但那个女人奸奸诈诈萎萎焉焉黑黑瘪瘪的,话说一半留一半,故扮高深莫测的样子,真的让人感觉不舒服。她应该是一个狡猾、很有手段的女人,不然怎么能将优于自己的男人服服帖帖的遛在手里?与性格明明朗朗,健康热诚,耿直大方的表姐相比,肯定天壤之别。
        夏天的时候,遛狗女人曾单独的找过田芳菲,约她一起喝咖啡。她主动的聊起叶秋深,她说她是顺着他的目光留意到田芳菲的,她站在车站等车的姿态是晚霞下的一道美丽风景,对男人很吸引的,她赞美了田芳菲,并表示想与她做朋友。在她的诚邀下,他们三个人一起逛街吃饭。
        雨粒粗粗的砸下来,一辆小车从田芳菲的面前经过,又一辆小车从田芳菲的面前经过......公交车还没有来,田芳菲那柄杏黄色的小伞,风雨中有些孤单。
        “我是有积蓄的,但我不会给他做生意,我的钱不能给他,我要为我的幸福着想。我不满意他的父母,不满意他的家人。他天天的粘着我,烦死了。”遛狗女人的声音,和那三角眼里阴暗的光芒,象魔鬼一样缠着田芳菲。他们之间有太多太多的事情是外人无从知晓的吧,或许叶秋深也有过风流韵事,遛狗女人为不能大富大贵的抱怨,谁能说得清?既然他们是夫妻,理应同舟共济,还分什么彼此?田芳菲没将遛狗女人的话告诉叶秋深,也没告诉表姐。
        自知道叶秋深就是那个被遛狗的男人,田芳菲心里很不是滋味,虽说成败无常,男人大丈夫能屈能伸,田芳菲更想看到的还是他自信,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形象。
       表姐的幸福金字塔也开始坍塌。表姐年轻的时候很漂亮,表姐夫比表姐大好多岁,他是表姐的邻家大哥,下过乡读过大学,在政府部门当科长,后来升职到驻外省办事处当主任。里里外外,表姐贤惠的打理着这头家,他们的女儿考上了名牌大学,多少人羡慕她,表姐也以为自己是幸福的。可有一天表姐夫说他在外面有女人,还生了一个儿子。
        许多伤感过后,表姐选择更加积极的人生态度,表姐什么都强,就是系不住表姐夫那根飘游的线。田芳菲清楚,表姐的心是脆弱的。
  表姐从姨妈口中知道,梁嘉伟因田芳菲购房未遂不能成婚而争吵,负气调走他方,他们分手了。

那一抹残阳
海蓝蓝
海蓝蓝

超级管理员
状态: 不在线
发表时间: 2007/12/26 17:59:15

       三年前,在遛狗女人撮合、同事的见证下,田芳菲将准备购买温暖小窝的本钱,全部借给了叶秋深,他也在那班老师面前信誓旦旦地说半年内一定归还,不影响田芳菲购房的。但诺言忘记了。
       田芳菲善良,单纯,相信诺言。她以为帮一个男人站起来,是一种伟大无私的奉献精神,其实,她所做的与飞蛾又有什么区别呢?为了一点光明而牺牲了自己,而星光的背后还有更明亮的丽日啊!
        当那天表姐说:叶秋深因那笔借款,而有他的商机、孩子大学花费、省城房子首期等等。遛狗女人与被遛的男人更加和谐恩爱,他们携手同游名山圣水,他们规划着儿孙满堂的晚年。田芳菲的心有些干涸,也许嘉伟说得对,她连一生的幸福也借给别人了。
       为幸福松土拓疆的初衷,为什么会是给痛苦挖坑的结果?男人嘴里说喜欢的实质想欺负的永远是善良的女人,男人心里惧怕实质会选择的永远是有心计的女人。善良女人奉献,心计女人享受。天底下真的有些人心甘情愿像狗一样被遛着。
       透过雨帘,田芳菲遥望大厦里的灯光,某一扇窗户曾是她的憧憬,她本应拥有某一单元里的温暖,本应拥有属于她和嘉伟两人的幸福温馨。可如今,她将永远得不到他的谅解,永远得不到他的疼爱,她已一无所有。
       大雨瓢泼起来,杏黄色雨伞下的衣服滴着水,想哭你就哭吧,田芳菲对着自己说。雨水在马路上哗啦啦地流,公交车还没来。
       人生旅途中,你又能等到几趟正点的班车?许多人淋着雨,许多人欣赏着雨景,又有几个人能体会到雨中的暗伤?
       公交车趟着水姗姗而来,田芳菲默默的望着飞逝的街灯,她相信她失去的所有,正象将原本坐着的椅子让给了别人,她折叠着那把湿漉漉的杏黄色小伞,只想好好珍惜手中所握,希望它的骨架硬朗持久些,伴她走过更远的风雨路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7.11.03

评论: 那一抹残阳
林子
林子

管理员
状态: 不在线
发表时间: 2007/12/27 22:57:24

最悲怆的呐喊是自己喉嗓的干奄,

最悲壮的情节都是由自己主演。 

本站作品版权作者所有,其他网站或媒体如要转载请 联系我们
首 页原创文学人生堤岸闲情逸致学习园地站务信息个人文集
2001-2007 花椒树园地版权所有 粤ICP备06032316号